翻页   夜间
天中图库好运彩正版藏机图藏机诗 > 文学少女的异界绘卷 > 第十五章 晚宴之后(7/8求订阅)

好运彩票是不是黑平台:第十五章 晚宴之后(7/8求订阅)

天中图库好运彩正版藏机图藏机诗 www.hpnd.net 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//www.hpnd.net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酒足饭饱。

    【没人来收拾盘子啊?!啃∞彼?。

    【佣人们不是都被支开了吗?……我是不希望外人听见我们的谈话?!可倥馗?。

    歌特皱了皱眉。他抬起手来,嘴里念念有词。迪米警觉的望向他,但年轻的法师宛若未觉。

    一阵蓝光闪过,碗盘里的残羹剩饭就消失了。碗碟闪闪发亮,就连桌子上沾到的油渍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发明的法术?”克利夫问道。他不记得埃里奥斯或帕拉梅德斯城的法师课程中包括清洗碗盘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发明的?!备杼鼗卮?。

    “很便利?!毙∞蓖腹渲父刑?。用法术清洗一个盘子不是什么难事,同时清洗整桌的盘子就要困难很多。问题在于……

    “施法材料的成本呢?”少女冷静的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以本地的物价。施展一个瞬间清洗10个盘子的法术,材料费可以雇一名娴熟的佣人半个月?!备杼鼗卮?。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完全没意义!”

    “我会改进的?!备杼厮?。

    迪米很想悄悄问问那位一本正经的克利夫,约翰?歌特是不是平时也一向如此。难道大名鼎鼎的“群星之星”,大陆第一天才法师约翰?歌特,竟然是个家政爱好者吗?这实在是……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不过真的可以缩减成本的话……迪米忍不住憧憬起来,确实是个很不错的法术。简洁美观实用,符合他的审美——

    “你打算从他手里买下这个法术在帝国传授,对吧?”维克托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迪米连忙辩解。他可不想让父皇误以为自己的继承人喜欢仆人们的杂活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少女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?!钡厦姿?。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以少女的听力,他和维克托的悄悄话不可能瞒得过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很欣赏这样的法术,”少女眨巴下眼,“我认为法师们应该更多的关注现实,而不是流连于书斋中?!?br />
    “呃……我也这么想,”迪米说道,“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,刚刚我正在考虑,是不是向歌特先生购买这个法术……”

    迪米,你这个无可救药的傻瓜——维克托心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终迪米也没有向歌特购买他的家政法术——歌特把他所知的家政法术免费送给了他。名义上,他是把自己的家政法术(很多只是通用法术的改版罢了)提供给了克利夫,然后再由克利夫转交帝国。省略了一些所有权上的麻烦。

    在剩下的时间里迪米一直显得很沉闷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晚,”碧娜说,“今晚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,迪米大哥,还有维克托都和维多利娅较量过了,”林娜嘟嘟嘴,“姐姐,你也要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这要看维多利娅了,”碧娜坐直身子,“维多利娅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哦?”少女满脑子还在想着家政法术之类的事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和姐姐比武吗,维多利娅?”林娜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等等——喂……”终于反应过来的少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这算什么?“一言不合就想开打”吗?她原本还以为碧娜能比其他几个人——迪米、林娜、维克托——更加稳重一点呢。

    “对于水平相近的秘仪战士,”林娜露出欢快的微笑,“一场全力以赴的比试是最好的问候。这是帝国的传统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算什么传统啊,少女忍不住翻了白眼。

    “并没有这种传统,”碧娜说,“林娜,不要自作主张。维多利娅,你现在没有时间的话,以后我也随时恭候?!?br />
    “维多利娅,一个秘仪战士呢,就得……”林娜怂恿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们吧……”少女无力的说,“碧娜殿下,我今天就和你打?!?br />
    维克托双手抱胸:“不只是维多利娅。其实,我今天也有想挑战的人呢?!?br />
    “你又想找我比试了吗,维克托?”迪米平静的说,“我随时恭候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今天想挑战的人可不是你,”维克托说,把目光投向两位法师,“克利夫先生,歌特先生。我听说您二位不仅是杰出的法师,也是优秀的战士??梢宰鑫业亩允致??”

    他优雅的向着两人鞠了一躬。身为帝国情报部门未来的继承人,维克托一直没有和“使徒”交手的机会。不管将来是敌是友,他都很想趁此机会试一试对面的虚实。

    克利夫大笑起来:“我不介意,‘虚空之蛇’。我很期待和你交手。但今天不行。让歌特和你切磋吧?!?br />
    “我听说你才是‘使徒’中最强的?!蔽送忻衅鹧劬?。

    “我很期望和你进行一场公平的较量,”克利夫说,“但今晚我还有一些私事需要处理。很抱歉,我现在必须离开了?!?br />
    歌特脸上浮现出忧虑的表情。婉言谢绝挑战,这不像是平时的克利夫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,彼得?”就连克利夫的未婚妻碧娜都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只是去探望几个老朋友?!笨死蚝乃?。

    “好吧?!钡厦姿滞腥???死蚴潜棠任蠢吹恼煞颉窈笏且菜闶且患胰?。而且“尽头之日”彼得?克利夫一向为人正直,名声极好,迪米也不担心他另有谋划。反而是那个约翰?歌特更可疑一些。

    克利夫拥抱了碧娜。然后,他便转身离去,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。

    “他从未对我说起过他在帝都还有朋友,”望着未婚夫走远,碧娜疑虑的说,“你呢,歌特?你知道吗?你们亲如兄弟?!?br />
    “不,我也不知道?!备杼匾⊥?。他心中隐隐有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而少女则是回忆起了作品中,自己笔下的彼得?克利夫。他的设定与其说是法师,毋宁说是个走上了奥术之路的圣武士。这和她对克利夫真人的第一印象完全吻合。除非……

    ……希望是自己多虑了,少女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么,维多利娅,姐姐,你们现在开始?”林娜忽道,“还是说,歌特,维克托,你们先开始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少女吃了一惊,“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花园,”碧娜说,“既能作为露天餐厅,也是临时的小比武场。在设计之初,它就被兼顾了多种用途?!?br />
    帝国的法师和艺术家们一定也被战斗狂们传染了,少女绝望的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维克托和歌特之间的比试可谓点到即止。双方都没有动用秘仪和奥术等超自然力量,歌特用自己的双刃枪对抗维克托手中的普通长鞭,双方战了十几个回合,歌特礼貌的选择认输。

    而少女和碧娜比武的结果就比较惨烈了。比武结束后,两人在皇宫负责治疗的宫廷牧师那里躺了一晚上。这还是她们为了防止出意外,舍弃了秘仪兵器,纯粹徒手格斗的结果……

    拿维克托的话说,少女拥有“完美之躯”,但碧娜近身缠斗经验更加丰富。于是两人就只有两败俱伤。少女全身上下多处骨折,但她最后的反击也让碧娜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“真不明白你们在拼什么?!备杼赝虏?。而迪米呢……

    他反复警告宫廷牧师,让他不要把发生的事说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在这里陪着吧?”歌特说,迪米结束了和宫廷牧师的交流,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,“她们的伤势基本痊愈了。现在只是在睡觉回复体力而已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迪米问道。他早就习惯两个秘仪战士在比武的时候弄得双双重伤了——林娜每次和姐姐比武的时候都不屈不挠——可他还是想多陪少女一会。

    “我想等克利夫回来,”歌特回答,语气中有着深深的恼火,“他也应该学会照顾自己心爱的人。突然……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,两个男人都一夜都没有合眼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