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天中图库好运彩正版藏机图藏机诗 > 爱如潮水阿正 > 第八十章

3d布衣天下图库:第八十章

天中图库好运彩正版藏机图藏机诗 www.hpnd.net 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//www.hpnd.net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我还是去旁边那个咖啡厅吧?!?br />
    我指了指桑扶兰专为男士设置的咖啡厅,这是专门为等女伴的男士准备的。

    瓯菲儿一叉腰,不满的说:“你不跟我过去,那就没必要进店了,走吧,去下一家看看?!?br />
    女服务员看瓯菲儿这挑剔的眼神,久经商场的她马上就明白,这应该是某个时尚杂志的主编,或者是什么美妆博主??刹荒艿米镎庑┤?。

    她赶紧对我说:“其实我们原则上是不拒绝客人进店的。不过希望您能够照顾一下其他客人的情绪?!?br />
    我无语的说:“你好好看看我的眼睛行吗?”

    女服务员仔细一看,赶忙道歉说:“抱歉抱歉,这个.....这次消费,我们给您九折优惠!”

    她也发现,我这眼仁发白,是个盲人。

    跟盲人谈别骚扰其他女客人,这不等于让腿残疾的人去跑一百米吗?

    “哼,这才像话?!?br />
    瓯菲儿拉着我进了店,女服务员像跟屁虫一样跟在她的身后。s3();

    “这个不行,二分之一太难看了,四分之三还好一点?!?br />
    “侧边减少一点,还有这里的缎带,谁设计的这么花里胡哨?”

    “现在艺术最好的是简约,懂吗?”

    瓯菲儿一阵评头论足,把服务员都弄得冷汗直冒。感情瓯菲儿这一评论,整个店里面就没有几个能看得上眼的内衣。

    没有那么差吧?她也看了很多时尚杂志,感觉桑扶兰的内衣都已经是顶尖水准的呀。

    周围那些正在选购内衣的女客人很快就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瓯菲儿这可是个中高手??!

    高手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精准的点评让这些女客人很快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“对了,选内衣,最主要的还是看身材和胸型?!?br />
    瓯菲儿环视一圈,非常骄傲的说:“如果是超模身材也就算了,但是正常人是不会那么自虐的,所以具体穿什么,还是要看自己。比如我胸型挺拔,没有侧乳,我可以穿很多类型。但是身材一般的,就得注意一下了?!?br />
    说着,瓯菲儿挑出了一个二分之一的胸罩,那窄的,几乎就是把一个垫子放在了圆润下面。

    看到瓯菲儿这么有自信,那些身材一般的女士都有点羞愧。

    “女士,您......您是瓯小姐吗?真的万分荣幸您会到我们这里。小琴,快给瓯小姐准备最新款!”那边的店长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很漂亮的,身材分明是锻炼过的二十七八的女人。

    瓯菲儿只是看了她一眼,马上就笑着迎上去说:“真没有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杨小姐,您四年前在维密上的表演,令我记忆犹新?!?br />
    “哎呀,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叫我新月就行了?!毖钚略滦ψ抛郧?,但实际上,谁都能看得出来,她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维密?

    这女人,居然以前还当过维秘超模!

    我再仔细看,她妆容精致,虽然不是特别好看,但身材好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在瘦这方面,比瓯菲儿还要强。

    但是反正我觉得,维密超模那种身材实在是太反人类了。

    看看乔香云,再看看这个杨新月,她们为了锻炼出那种好身材,付出的可不仅仅是汗水,还要健康与子宫。

    “请这边来?!?br />
    杨新月找到了知音一样,拉着瓯菲儿要去坐坐,我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就是您的爱人吗?”

    杨新月时不时的看我一眼。她的注意力比服务员高多了。她当然注意到了我的眼神。

    估计她这种女人,想不到瓯菲儿竟然会找我这样的盲人吧?

    瓯菲儿也不以为意,她风情万种的撩了一下头发,淡淡地说:“当然,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!”

    结婚?

    我靠,你也真是想到什么说什么?!

    我没想到,她居然会说我们要结婚。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还有这样耍流氓的吗?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敢不乐意吗?”瓯菲儿瞪了我一眼,我赶忙说:“我怎么敢,你安排?!?br />
    杨新月对我们之间的男女关系很好奇,她问:“这位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s3();

    瓯菲儿握着我的手,深情款款的说:“他是学中医的,擅长调理人的身体健康,现在不但是我的医师,也是我的私人模特。怎么样?我觉得我们是绝世好配?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,真得非常好?!?br />
    杨新月没有想到,区区一个盲人,竟然又会中医,又是调理,还要当模特。

    我也一头冷汗,学中医就算了,调理人的健康,我也会几招,但是当模特是什么鬼?

    我又不会走台步。

    “对了,既然这样,能帮我看一下吗?我最近总感觉胸闷,皮肤质量也不好?!?br />
    杨新月对我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“行啊,阿正,你帮她把一下脉?!标狈贫盟圃陟乓约旱哪信笥岩谎?,要我去看病。

    你真当中医是万能的?

    我心里忍不住吐槽。也许有人能够一把脉就知道情况,但那得是特征明显的问题,而且还得是把脉很多年的老中医才行。我这半吊子,你不是为难我吗?

    瓯菲儿抓着我的手握了上去,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也知道,按这女人的性格,八成是不会让我拒绝。

    我静下心,手指头搭在杨新月的脉搏上,轻轻的敲打。

    以前的一个老师傅教我的招数,如果不能确定病人的脉象,可以试着轻轻敲一下,会有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杨新月这症状......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又突然恢复。

    特征很明显,治好基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尬笑着说:“新月小姐,这个问题.......恐怕不能根治?!?br />
    “是,是吗?”

    杨新月叹了口气,“那是什么???”

    “肝?!?br />
    我点头说:“新月小姐既然是走个台步的模特,应该明白,太过严苛的节食锻炼会影响身体。您的肝脏已经受损不轻,现在完全痊愈基本不可能。所以,我给您开养肝的方子吧。慢慢调理,可以减少难受的程度?!?br />
    “是这样吗......”

    杨新月无奈的点头。

    我冷眼旁观,没有什么是可以鱼与熊掌可以兼得的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?!?br />
    “真是个好医生,我喜欢?!?br />
    突然,外面一个男的拍着手鼓掌说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